当前位置: bway883 > 新闻中心 > 本院动态

参与式民主的理论与台湾经验批判:吴若予副教授为基地班学生授课

作者:于佳佳  责任编辑:网络部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4-16  浏览次数: 1373

本网讯(于佳佳/文 王雨晴/图)2019年4月14日下午,暨南国际大学公共行政与政策学系吴若予副教授在科学会堂作了题为“参与式民主的理论与台湾经验批判”的讲座。讲座由黄振华副教授主持,部分研究人员及2017级、2018级硕博士生一同参加了讲座。

吴若予副教授首先从参与式民主理论之“后设理论”(meta-theory)展开。他谈到,代议制民主的产生具有一定的历史背景,因为对于个人而言直接民主的交易成本很高。但是基于20世纪80年代新公共行政理论产生的“小政府”概念以及一系列理论要求,政府将国有业务转给民间负责,从而发展出公私协力,在理论和现实的背景下,参与式民主也应运而生。从“理性经济人”的角度出发,如果在公共事物上付出的机会成本很高,个人则会选择忽略理性,进而也很难达到参与式民主,因此参与动力很重要。根据科斯定理,在某些条件下经济的外部性可以通过赋予个人财产权而解决,达到社会效益最大化,即帕累托最优,不过帕累托最优实现的条件即交易成本为零在现实中几乎不存在。在参与式民主中也是如此,其互惠性、信息透明性、公开性、包容性、平等性、共识性所需的机会成本较大,因此民主很难达到理想状态。

吴若予副教授以陈钦春近期发表论文中的台湾地区推动参与式预算概况为例,分析了参与式民主在台湾地区的实践。其先决条件是以小事为主和小数额预算。但是现实中因为机会成本较大,除非关乎自己的切身利益,即没有足够大的参与动力,群众参与不积极不热烈;如果利益过大,如预算过大,则会架空上级权力。在参与式预算中上级把权力下放到群众,希望其自主决策,但当得到的共识不满足自己的预期,便认为群众的共识不恰当,需要接受再教育,以此创造“共识”以及同质性,进而创造统一价值。参与式民主需要公民具备公民素养,但是在民主培育中却追求同质化,共识是辩论之后建立还是被迫建立,这其实是民主实践中存在的一个问题,所以需要反思得到的共识是集成的结果还是基层草根的真实反映。

在互动环节,吴若予副教授就如何改善参与式民主与同学们进行了讨论,他表示,在参与式民主中民众积极性不高,这是理性选择的结果,是机会成本的问题。不是每个人都关心社会公共事务,因此调动积极性要从诱因考虑。在政策制定过程中公民有权利参与,但是公民同时也拥有对其他人、社会的责任,不仅仅只有自己的利益。

黄振华副教授对讲座进行了总结。他表示,吴教授的讲座让人受益匪浅,不仅提升了对参与式民主理论的认识,还拓展了对台湾地区民主实践的了解,启发了对当前学术热点协商民主理论的思考。此外,对长期从事必威体育bway调查的我院师生也具有很大的启发:一是理论的重要性,需深化基础理论的学习;二是质疑精神的重要性,要向原有理论提出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