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要素资源配置视角的贫困地区“产业项目扶贫”模式研究

作者:张志新 张秀丽 白海洋  责任编辑:网络部  信息来源:《农村经济》2019年第1期  发布时间:2019-03-29  浏览次数: 295

【摘 要】产业项目扶贫“援助 自主”模式近年来备受推崇,根本原因就是该种“模式”在发挥外力扶持的同时,还可以极大地激发贫困地区积极性,并在结合当地资源禀赋基础上,自主选择适合项目以达到合理配置,从而起到真正的扶贫效果。但是,“援助主导、自主缺失”客观背景下,贫困地区产业项目扶贫很容易产生低水平上重复生产,从而引发低端循环的风险。因此,立足贫困地区要素资源状况的基础上,遵循产业项目发展的一般规律,找准重要节点和薄弱环节,选择适合不同地域的产业项目,并按照产业项目优化升级与要素资源及其配置的适配性的客观需要,不断推动产业项目发展与要素资源及其配置相结合,通过“产业项目”支撑发展的模式,提升贫困地区的“造血”功能,从而从根本上解决贫困地区的“贫困”恶性循环问题。

【关键词】产业项目扶贫;要素资源配置;产业结构优化


一、导言

农业产业项目化扶贫(以下简称“产业项目扶贫”)作为我国扶贫开发战略的重要举措,近年来成为很多地方扶贫工作的重要抓手。譬如,华都农业产业化暨京承合作项目,该项目不是通过直接给予贫困地区以扶贫资金的输血式扶贫,而是立足河北滦平县社会环境和要素资源适合发展肉鸡养殖和食品加工业的基础,在国务院扶贫办、国家开发银行和京冀两地政府的积极引导下,以北京华都集团、观唐控股、广信投资为投资主体,扶持发展种鸡饲养、饲料加工、肉鸡屠宰加工、熟食制品加工、调味料生产等特色农业,通过提升河北滦平县这一国家级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的自我发展能力,以实现从根本上解决贫困地区的造血功能不足的问题。

产业项目扶贫是国家扶贫战略由粗放向精准转变的集中体现,该模式将普惠式扶贫与市场资源优化配置结合,有助于提升扶贫资源配置效率。[1]因而近年来在实践中得以大力推广。譬如,学者白丽以河北省易县食用菌产业发展为例,通过对贫困地区产业扶贫模式选择和参与主体利益联动机制的分析,提出了以龙头企业带动型是最有效的产业项目扶贫模式。[2]学者黄承伟则以重庆市涪陵区农民创业园产业扶贫为例,阐述了在统筹城乡发展背景下,产业项目扶贫运作的组织架构、运作模式和具体过程,提出了以农民创业园区为平台、以扶贫责任书为纽带的贫困农民自我发展扶贫机制。[3]此外,学者张跃平则以武陵山区的三个村为例,着重阐述了“大推进”理论对于破解武陵山区贫困循环陷阱的重要性,介绍了产业扶贫在农村基础设施改善、农民收入水平、职业转变等方面的功能。[4]但是,产业项目扶贫运作逻辑上受上级政府、基层政府和农民群体三个行为主体利益博弈的影响与塑造,[5]对于集中连片贫困地区的产业项目扶贫需要从优化产业选择、统筹片区开发、吸纳农户参与等几方面来推进。[6]因为产业项目扶贫既要激发贫困农户的内生动力,更要从改善农村金融服务、扶持农村经济组织、建立产业风险基金等方面完善产业项目扶贫的一系列政策。[7]

产业项目扶贫作为开发式扶贫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尽管形成了以上不同的观点,但其核心思想都是要求在立足贫困地区的社会环境和要素资源的基础上,通过要素资源整合与优化配置,以发展贫困地区特色产业为工作重点的造血式扶贫方略。[8]根据资料显示,目前我国产业项目扶贫大多采取两种模式:全援助模式:如光伏电站;“援助 自主”模式,如农旅一体化。[9]但是,全援助模式“短期化”偏好明显。[10]这主要是由于,其一,这种模式大多援建的是农业生产基础设施,尽管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改善农业生产条件,但由于全援助的资金压力而无法形成可持续发展;其二,即使援建的是农业增收项目,但由于追求所谓的“政绩”,要么没有立足贫困地区的要素资源状况,要么对要素资源禀赋要求苛刻,最终都会不适合大面积推广而告终。因此,大多数产业项目扶贫理应采取“援助 自主”模式。相较于以往模式,“援助 自主”是要在发挥外力扶持同时,通过激发贫困地区积极性,自主选择适合项目,从而起到真正的扶贫效果。不过,目前这种模式没有立足当地的要素资源状况,在项目选择上启动限制条件较少,很大程度上是在低水平上重复生产,大面积推广很容易引发低端循环的潜在风险。[11]因而,我们将从要素资源配置视角,研究“援助 自主”模式的可持续演进机制,通过发展“产业项目”以实现贫困地区的脱贫目标。

二、“援助 自主”模式的低端循环

产业项目扶贫是近年来备受推崇的精准扶贫方式,但是实践中产生的结果却是“年年扶贫年年贫”,因而如何改进“援助 自主”模式,使产业项目发展具有可持续性,已经成为未来产业项目扶贫所要考虑的重点问题。[12]面对扶贫攻坚的任务,为了通过扶持贫困地区或贫困户的产业项目发展,我国政府基本采取了“全援助”和“援助 自主”这两种模式。

1.政府主导下的“全援助”扶贫模式

“全援助”产业项目扶贫模式,相较于以往政府扶贫最重大的改变是试图通过扶持某个产业项目,以实现贫困地区或贫困户的脱贫问题。[13]如图1所示,在该种模式中,政府通过扶贫资金的注入、优惠的扶贫政策,同时还通过专家指导、项目培训等多种方式给予产业项目发展提供技术服务。但是,该种模式并没有考虑到当地的要素资源状况,加之所选产业项目是由政府选定,所以在实践中,除少数项目如“光伏项目”、“村村通”工程等进展顺利,其余的产业项目发展资金,在没有适当监管制度下,被不当使用于清偿债务、自建房屋、人情礼金等方面,没有发挥产业项目在扶贫攻坚中的应有作用。[14]这样,政府投入再多资金、政策等要素资源,没能与当地的要素资源禀赋相匹配,因而投入越多,脱贫越难。因为,在政府主导之下,政府用于脱贫的要素投入被不当使用的同时,也会由于“示范”而加剧这些原本稀缺的要素资源更加不当使用。



1政府主导下“全援助”扶贫模式简明示意图


产业项目扶贫要建立在贫困地区或贫困户的资源禀赋基础之上,“全援助”模式也好,“援助 自主”模式也罢,产业项目扶贫都要立足贫困地区要素资源状况而合理配置。要素资源是一切经济活动的前提条件,一般是指进行社会生产经营活动时所需的各种社会资源。[15]根据其对产业项目发展的重要性可以分为基础要素资源(如“劳动力、土地、资金”等)和高级要素资源(如“种植技术、多品种套种技术、生产管理、市场发现”等)。经济学要素资源理论认为,要素资源不仅在一定条件下可以相互替代,而且也会随着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而呈现出不同的价值和作用,因而在产业发展不同时期也要求随之不断调整与优化。在经济学说史上,劳动力(简单劳动力)、土地和资本(物质资本)“三要素”曾被认为是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条件,其配置状况决定经济发展的质与量。不过,随着经济研究深入,尤其是知识经济兴起,知识、信息、技术以及能创造和驾驭以上要素资源的“复杂劳动力”在经济理论发展中被认为是至关重要的高级生产要素,这其中也包含着以上要素资源的合理配置。

2.政府主导下的“援助 自主”扶贫模式

“全援助”扶贫模式在实践中没有发挥到应有作用,使得“援助 自主”产业扶贫新模式应运而生。该种模式最大的特点就是政府不再包揽一切,而是需要激发贫困地区或贫困户的积极性,由后者“自主”申请产业项目,政府只提供产业项目发展所需的政策、资金或技术等生产要素。[16]贫困地区也许并不缺乏通常意义上的要素资源,但是在产业项目发展所需的关键要素资源及其合理配置上却明显不足。当下我们倡导的精准扶贫是以产业项目发展为抓手,因而,产业项目扶贫方式的工作重点必须转移到解决产业项目发展所需的关键要素资源及其合理配置上来。[17]我国进入扶贫攻坚阶段后,在政府、企业和社会等外力扶持下,在贫困地区大为推广“一村一品”养殖项目或种植项目(如图2所示),尽管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脱贫的作用,但是由于要素资源供给不足,其效用发挥要么十分有限,要么难以为继。实地调研发现,国家2012年通过产业项目扶贫政策支持贫困户种植大棚蔬菜,贫困户建设一个暖棚,国家财政补贴1万元(当年建设总经费为3万元/个),主要用于蔬菜大棚的薄膜、钢架、水利基础设施等方面。也就是说,贫困农户如果建设蔬菜大棚,除可以获得国家补贴资金1万元,还需自筹2万元的建设资金,加之后期的运营费用,扶贫补贴对于项目建设而言只是杯水车薪。所以,调查得知部分贫困户即使获得扶贫资金也会将补贴资金挪作他用。这其实反映出“援助 自主”扶贫模式,务必解决项目发展所需的要素资源问题,否则,贫困地区在简单劳动力、土地和稀缺资金等基础要素资源的制约下,就只能是在传统的种养业等低端项目上循环。



2政府主导下“援助 自主”扶贫模式简明示意图


要素资源供给决定着“援助 自主”扶贫模式低端循环。产业项目扶贫不仅要选择合适的扶贫模式,同时也要兼顾贫困地区或贫困户的要素资源状况,才会起到应有的效果。[18]但是,“援助 自主”扶贫模式在实践中运行,最突出的就是要素资源问题。调研中发现,贫困地区的产业项目发展所需的要素资源,从理论上供给主体主要有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贫困户和各级帮扶机构。首先,对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而言,在税费制度改革后,“村统筹、村提留”等形式税费被取消,削减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要素资源;另一方面,随着农村经济社会发展又消耗一部分现存的集体资产,因而现实中多数贫困地区集体经济组织的要素资源呈现出入不敷出的局面,所以能为产业项目发展提供的要素资源十分有限。其次,对于贫困户而言,贫困户之所以“贫困”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其拥有的要素资源有限。在产业项目扶贫模式下,贫困户除了一定期限的承包地使用权外,能够提供要素资源主要有简单劳动力、传统的种养技术和些许农村生活的经验。最后,对于各级帮扶机构来说,在政府主导下,基于自身利益的考量,缺乏对贫困地区要素资源深入分析,在产业项目选择上难以做到可持续性,因而往往只是以其货币资金,以及可以用资金购买的生产资料来帮扶贫困地区发展。因而,在这样的要素资源条件下,贫困地区的产业项目扶贫多以蔬菜大棚、西瓜种植、白兔养殖等低端农产品生产为主。因为贫困户要素资源状况差异不大,只需要少许扶持资金,就可以发展起这样起点低且容易复制的项目,不过其后果就是不可避免的恶性竞争,也就不能从根本上实现脱贫致富的目标。所以,我国进入扶贫攻坚阶段后不仅要转换到“援助 自主”模式上来,也要根据产业项目优化升级的需要,输入与之相匹配的更为高端的要素资源。[19]

三、产业项目演进及其要素配置

在贫困地区优先发展农业产业项目,尽管是新时期扶贫战略的核心内容,但是也要遵循产业项目演化及发展的一般原理。农业产业项目随着贫困地区要素资源禀赋而由初级向高级的不断演化,既是事物发展的一般规律,也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基本经验。资料显示,亚洲“四小龙”之所以能在几十年内进入新兴工业化国家或地区行列,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都能充分利用发达国家产业结构转型的机遇,适时选择并优化本区域的产业项目,并在产业项目演进过程中合理配置要素资源。[20]总体来看,亚洲“四小龙”产业项目演进过程中的要素资源配置基本遵循了一条规律:初级阶段主要以自然资源为主,中级阶段主要驱动要素资源则是以追加的资本积累和劳动力素质提升,高级阶段主要以技术、知识为代表的高级要素及其配置。

1.产业项目演进促使要素资源与之相匹配

产业升级的持续演进过程就是要素配置结构不断变革的过程,即产业升级经历“以初级要素为主要配置结构的产业升级到资本要素为主要配置结构的产业升级,再到以高级要素为主要配置结构的产业升级”的演化过程。[21]如表1所示,产业项目扶贫一般要经历初级、中级向高级阶段的演进过程,不同的发展阶段所需要素及其配置存在较大差异。譬如,在产业项目升级初级阶段,主要以自然资源、简单劳动力为代表的基础要素投入来缓慢驱动产业项目升级,基础要素在产业项目升级中地位与作用是明显的,甚至是不可替代的。此时,产业项目升级主要依靠自然资源和简单劳动力增加,初级要素在产业升级所需的要素配置结构中占绝大部分比重,因而只要有适量的资本投入就可以促使产业项目升级的迅猛发展。也就是说,产业项目升级所带来的价值在一定时期内是可以达到较好的脱贫解困效果。这也是当下产业项目扶贫“援助 自主”模式备受推崇的重要原因。但是,随着产业项目升级和资本有机构成的变化,初级要素在产业演进中的地位呈现下降趋势,资本和技术在产业项目升级中的重要程度均逐步提高(前者大于后者),且资本要素对产业项目升级的贡献将大于初级要素对产业项目升级的贡献。在这一阶段,虽然具有边际收益递增特性的高级要素可嵌入到具有边际收益递减特性的初级要素和资本要素之中,并使后两者边际收益递减的拐点往后推迟,但终究难以改变其边际收益递减的趋势,即资本要素和初级要素对产业项目升级的贡献在达到顶点后开始陆续下降,但资本要素对产业项目升级的贡献却大于高级要素、初级要素对产业项目升级的贡献。


1“援助 自主”模式下产业项目演进及其要素资源



在产业项目升级的高级阶段,以技术、知识为代表的高级要素成为产业项目升级的关键要素,初级要素和资本要素在产业项目升级中的作用逐渐被高级要素所代替,尽管此时产业项目升级仍然离不开初级要素和资本要素,只不过其贡献度大大降低。值得注意的是,复杂劳动力作为高级要素是该阶段产业项目升级的重要一环,其不同于初级阶段最为明显的就是此时劳动力被开发成“人力资本”,即高素质的劳动力。由此,高级阶段的每次产业项目演进,皆是高级要素在原有的要素配置结构中所实现的主导产业层次的提升及由此而引起的其他产业非均衡的连锁升级反应,而持续的产业项目高级演进就是由原先高级要素为主要配置结构的主导产业引发的产业之间发展的非均衡,向新的高级要素为主要配置结构的更高主导产业引发的产业之间发展的非均衡的过渡。但是,在产业项目升级到高级阶段,其基本特征是高级要素所占比重大大超过初级要素和资本要素。

产业项目优化升级的过程是要素资源配置变革从低级向高级的变动过程。在这一变动过程不仅需要要素资源配置结构中数量的累积,更要注重质量的提升。所以,产业项目优化升级需要与之相关的初级要素、资本要素及高级要素“互补互促”效应发挥,也正是由于要素资源之间的“互补互促”效应及其相互配置,才能推动着产业项目优化升级。新形势下我们针对贫困地区的脱贫问题,选择了以“援助 自主”模式的产业项目扶贫办法,实践中根据贫困地区要素资源状况,也产生了一批类似于上述所讲的“蔬菜大棚、西瓜种植、白兔养殖”等扶贫项目。客观来说,这些产业项目落地在一定时期的确起到了某种程度缓解贫困的作用,但是,随着经验积累和技术进步,产业项目优化升级成为必然,并迫使要素资源及其配置结构层级的不断提高来与之相匹配,且越来越渴求更高端要素资源,以及合理的配置结构。但是,当前贫困地区缺乏产业项目优化升级所需的更高端要素资源,加之贫困户的小富即安意识,其共同影响“援助 自主”模式的产业项目扶贫效用的发挥。

2.产业项目演进与要素资源之间呈螺旋式上升

虽然产业项目演进都依靠一定的技术、知识等高级要素,但初级要素、资本要素、高级要素1在不同产业项目演进中的地位和作用却有很大不同。从理论上讲,在产业项目优化的初级升级,初级要素在整个要素配置结构中比重较大,即产业项目优化升级所需的要素配置结构主要是以初级要素为主要基础,而在产业项目优化的中级阶段,资本要素在整个要素配置结构中比重较大,即产业升级所需的要素配置结构主要是以资本要素为主要基础。与前者要素配置结构的逻辑相似,在产业项目优化升级的高级阶段,高级要素在整个要素配置结构中比重较大,即产业项目优化升级所需的要素配置结构主要是以高级要素为主要基础。同时,产业项目优化升级是要素资源及配置的客观过程,一般遵循由初级到中级,再向高级演进的基本规律,但并不排除在特定条件下直接由初级阶段跨越进入高级阶段。



3市场主导下“援助 自主”扶贫模式简明示意图


要素资源及配置促使产业项目优化升级。要素资源是产业项目演进的关键因素,当产业项目优化升级的要素资源条件具备时,会促使产业项目由低级向中级,甚至高级演进。世界经济发展史一再证明,一国或地区的产业项目是与当地的要素资源状况,及其合理配置密切相关。有资料显示,日本二战后受战争影响,产业发展所需的要素资源极度匮乏,半导体、电子表等劳动密集型产业成为20世纪5060年代日本的重要产业。随着战后国际社会对日本管制的降低,以及日本国民教育进一步兴起,劳动力素质提高、国际资本的流入以及科技创新能力的增强,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电视机、精密仪表等一批新型产业在日本社会兴起。当然,20世纪90年代以后汽车、电子等产业发展,也与其科技、人才等高级要素资源密切相关。由此,我们认为,对于一国或地域来说,没有平白无故的产业项目;当然,一国或地域的产业项目也不会无缘无故的优化升级。

产业项目演进与要素资源及其配置之间相互促进。产业项目由低级向高级、由粗放型向密集型演进的客观规律,是由要素资源由简单向复杂、由劳动、土地等自然资源向资本、知识等社会资源转变来决定的。其实,随着要素资源升级及其合理配置,也加速着产业项目优化升级。如图3所示,贫困地区产业项目扶贫,既不能按照政府统管一切的思路,采取“全援助”式,也应该放弃由贫困地区自己设计,政府审核通过后给予资金、技术等要素资源扶持的“援助 自主”的模式。而是要遵循市场经济基本规律,政府除研究与制订有利于贫困地区产业项目发展所需的优惠政策外,要在立足贫困地区或农户要素资源现状的基础上,引导其按照市场需求去选取适合的产业项目。譬如,我国进入扶贫攻坚阶段后,贫困地区劳动力资源无论在知识积累,还是在劳动技能上都发生了重大变化,改革开放30多年的经济发展直接后果是资本积累已达到一定水平。因而,贫困地区产业项目扶贫项目不能依然沿用过去的特色种植,或养殖。而是应该根据贫困地区要素资源现状,利用产业项目发展所需要素资源互补及替代关系,通过市场调研来分析社会大众对农业发展的需求,引导贫困地区或农户自主选择适合其自身特点的农产品加工、储存保险、农业机械以及设施农业等项目。政府在此过程中提供产业项目发展所需的政策和监管市场秩序。同时,要最大限度地发挥扶贫资金的作用,改变以往扶贫资金的资助方式,将扶贫资金变更为低息或无息贷款方式。当然,这其中还要积极推进产业扶贫项目的保险业务,由专业保险公司对产业扶贫项目提供保险支持,避免贫困地区或农户在产业扶贫项目发展过程中遭受不可控的风险而带来的损失。

四、“援助 自主”模式的可持续机制

“援助 自主”模式的产业项目扶贫是我国缓解贫困的关键举措。产业项目扶贫改变了以往扶贫工作没有很好的抓手,在“脱贫必须有项目支撑”思想指导下,以帮助贫困地区或贫困户立足要素资源状况,并通过合理配置机制和运营模式的选择,促进脱贫目标的尽早实现。但是,在产业项目发展一般规律的作用下,要正确认识产业项目优化升级与要素资源及其配置之间的密切关系,构建利益共享机制以培育多元化的扶贫主体,完善“援助 自主”模式的可持续机制,使产业项目扶贫效用得到发挥,从而从根本上解决贫困地区的脱贫问题。

1.重视产业项目扶贫与要素资源及配置之间密切关系

产业项目扶贫是近年来我国扶贫思想的重大转变,其本质上讲就是要通过扶持发展一个产业项目来达到提升贫困地区或贫困户的“造血”能力,从而起到真正的脱贫目标。但是,产业项目发展是建立在要素资源及其配置结构合理的基础上。所以,如对此不能形成正确认识,不顾贫困地区要素资源实际状况,或可利用要素资源的状况,单纯为了项目而项目,必然会导致产业项目扶贫的不可持续性。因此,产业项目扶贫的起始阶段,要立足贫困地区自然资源、劳动力和当地农业生产技术与经验等要素资源状况的基础上,选择适合该区域发展实际的产业项目。如图3所示,针对第一代扶贫对象的要素资源主要是简单劳动力、传统农业生产技能,且缺乏产业项目发展所需的资金。因此,此时产业扶贫项目选取只能是以蔬菜、西瓜为代表的特色种植,和以鸡鸭、牛羊为典型的特色养殖。当然,随着贫困地区发展,无论是自然资源、劳动力等要素资源,还是外来帮扶机构提供的如资本、技术等更高级要素都会使贫困地区的要素资源,以及产业项目发展所需要素资源配置结构发生着重大改变,此时应该因应要素资源实际而做好产业项目优化升级,即由起始阶段的以低端农产品生产项目向以资本为主的农业产业项目过渡。同理,当贫困地区要素资源状况向更高端的技术、知识方向转变后,此时产业项目就得向更高级的产业项目转化。总之,在扶贫实践中,我们必须树立产业项目扶贫与该地区的要素资源状况密切相关,并根据产业项目优化升级一般规律和发展阶段的不同需要,做好要素资源合理配置。

2.构建贫困地区产业扶贫项目发展的长效机制

产业扶贫的发展目标,是在贫困地区要素资源开发利用的基础上,通过规划发展产业项目的方式,从根本上解决贫困地区或贫困户的贫困问题。为此,必须实现由政府主导向市场主导的转变。无论是产业项目选取、要素资源配置,还是在产业项目运营上,都要根据市场需求来决定,而不是由过去政府命令来指定或安排,必须改变政府在产业项目发展中的作用。贫困地区或贫困户的产业项目在要素资源升级的背景下呈现向中级、高级演进的趋势,政府必须根据产业项目优化发展的不同阶段,由引导组织者向监督管理者转变。具体如图3所示,在产业项目发展的第一阶段,政府为了贫困地区的产业项目发展,不仅要研究制定有利于产业项目发展的优惠政策、技术支撑,多数时候还直接提供产业项目发展所需的资金扶持。但是,随着第一代扶贫对象的贫困问题的缓解,以及在其示范带动作用下贫困地区或贫困户逐渐脱贫,此时,政府给予的扶持就更多的是政策层面,比如提供产业项目发展所需的贷款优惠。必须发挥市场机制的调控作用,产业项目必须紧跟市场需求,贫困地区或贫困户的贫困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其生产经营没有遵循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律,所以,在贫困地区产业项目扶贫过程中,必须牢记“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的作用,不仅通过市场机制来调配产业项目发展所需的要素资源,也要根据市场需求来制定产业项目的发展战略。

3.适度下放产业项目扶贫调整与完善的工作权限

“援助 自主”模式最为典型的特征就是适度下放产业项目扶贫工作权限,激发帮扶机构、基层政府和扶贫对象在产业项目选择自主性和要素资源及其配置积极性。依据现行的产业项目扶贫管理办法,产业项目扶贫一旦获得主管部门的批准,就要按照申请方案逐步推进,未经特别程序,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随意改变。但是,产业项目也好、要素资源状况也罢,都不可能是一成不变的,但实施方在项目实施中出现问题时的调整权限很小甚至没有。有些项目在实施过程中由于项目优化升级和该区域要素资源变化急切需要调整,但是项目实施方由于没有相应权限对此进行适当及时处理,而是需要经过手续繁琐且时间漫长的层层批复,这样的结果是,即使批复下来时也已经错失了最佳调整期,因此最终造成产业项目扶贫的失败。不过,如果能将项目工作权限适度下发,让基础组织和项目实施方能够根据贫困地区要素资源的实际情况,以及项目推进中遇到的问题及时进行调整,就会让产业项目扶贫真正发挥出应有的效益。同时,也可以避免产业项目发展与区域要素资源匹配不合理而带来的不必要的浪费现象发生。

4.根据项目优化升级的不同阶段来配置所需的要素

要素资源及其配置既是产业项目发展的前提条件,也是产业项目优化升级的重要内容。实践中,产业项目扶贫一般都能立足贫困地区要素资源状况决定究竟是通过“蔬菜大棚”项目,还是牛、羊等家畜养殖项目以实现脱贫目标。虽然这些产业项目在一定时期内对贫困地区脱贫的确起到了某种程度的减缓,但是,这些产业项目一旦选定就会在该地区无限复制,不作变化。这不仅不符合事物运动变化的发展观,也会对该区域产业项目发展所需的要素资源提出严峻挑战。当然,更为重要的是产业项目优化升级要求与之相适应的要素资源及其配置。实际上,我国现已进入扶贫攻坚阶段,其根本原因就是贫困地区产业项目已经由初级向中级阶段演进,但是与之相适应的要素资源并没有发生改变,以及要素资源配置结构合理性问题还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因此,当下我们应该根据产业项目优化升级的阶段性特征,即中级阶段对要素资源及配置结构进行调整,使之与产业项目优化升级相匹配。譬如技术,技术是中级阶段产业项目发展最为重要的要素资源。贫困地区在传统农业生产技术和工作经验的基础上,重点通过专家讲座、观摩学习,甚至现场指导等多种形式,通过技术外援方式来弥补产业项目发展对技术要素的短板。再如人才,人才始终是产业项目发展的关键性要素,这一时期产业项目发展所需的人才主要是起带动作用的“领头人”。在产业项目发展初期,主要依靠自然资源、劳动力等要素资源的外延式扩张而获取收益,但是优化升级到现阶段后,资本、技术在产业项目中的地位和作用明显提升,因而产业项目发展对劳动力素质要求越来越高,对产业项目发展具有带动作用的领头人就显得弥足珍贵。在其带动示范作用下,产业项目发展所需的专业型人才队伍得到培育,这样,产业项目从帮扶到自组织生产转变就成为必然。当然,随着产业项目优化升级,其对要素资源及其配置会提出更高的要求和需要,但其中最关键的就是始终要解决以上两者之间的适配性问题。

五、结语

产业项目扶贫是当下我国扶贫工作的关键举措,其核心目标不仅要努力解决贫困地区或贫困户增收问题,而且还要考虑可持续增收问题。这就需要有中长期战略眼光和发展思路,既要认清扶贫攻坚阶段任务的艰巨性,更要在立足贫困地区要素资源和可以利用要素资源状况的基础上,遵循产业项目发展的一般规律,找准重要节点和薄弱环节,选择适合不同地域的产业项目,按照产业项目优化升级与要素资源及其配置的适配性的客观需要,不断推动产业项目发展与要素资源及其配置相结合。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做到既能发挥扶持机构的“援助”力量的作用,又能立足贫困地区要素资源“自主”选择适合当地的产业项目。同时,要根据产业项目优化升级不同阶段所需的要素资源及其配置结构,引进当地产业项目发展所需的要素资源,进而提升贫困地区自主发展的能力。


参考文献:

[1]郑瑞强,徐瑾,陈燕.贫困区域产业化扶贫模式理念拓展与机制优化[J].三峡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16,(01.

[2]白丽,赵邦宏.产业化扶贫模式选择与利益联结机制研究[J].河北学刊,2015,(04.

[3]黄承伟,覃志敏.贫困地区统筹城乡发展与产业化扶贫机制创新——基于重庆市农民创业园产业化扶贫案例的分析[J].农业经济问题,2013,(05.

[4]张跃平,徐传武,黄吉.大推进与产业提升:武陵山区扶贫的必由之路——以湖北省恩施州望城坡等地的扶贫实践为例[J].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3,(05.

[5]马良灿.农业产业化项目扶贫运作逻辑与机制的完善[J].湖南农业大学学报(社科版),2014,(03.

[6]宋彦峰,夏英.资源整合、产业扩张与扶贫新方式探索——基于甘肃省TZ县连片开发个案的研究[J].农村经济,2013,(05.

[7]徐志明.我国贫困农户产生的原因与产业化扶贫机制的建立[J].农业现代化研究,2008,(06.

[8]左停,杨鱼鑫.精准扶贫:技术靶向、理论解析和现实挑战[J].贵州社会科学,2015,(08.

[9]李荣梅.精准扶贫背景下产业扶贫的实践模式及经验探索[J].青岛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11.

[10]韩斌.我国农村扶贫开发的模式总结和反思[J].技术经济与管理研究,2014,(06.

[11]胡振光,向德平.参与式治理视角下产业扶贫的发展瓶颈及完善路径[J].学习与实践,2014,(04.

[12]李博,左停.精准扶贫视角下农村产业化扶贫政策执行逻辑的探讨[J].西南大学学报(社科版),2016,(04.

[13]赵凯.农业产业化经营风险分担优化模型[J].江苏农业科学,2013,(04.

[14]陈凡,杨越.中国扶贫资金投入对缓解贫困的作用[J].农业技术经济,2003,(06.

[15]胡勇.集中连片贫困地区农村产业发展转型升级探究——以武陵贫困山区为分析重点[J].北方经济,2013,(07.

[16]梁晨.产业扶贫项目的运作机制与地方政府的角色[J].北京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05.

[17]马九杰,罗兴,吴本健.精准化金融产业扶贫机制创新研究[J].当代农村财经,2016,(09.

[18]肖唐镖,石海燕.农村经济增长政策的扶贫效应分析[J].新视野,2009,(02.

[19]黎莎.我国精准扶贫的实践困境及对策研究[D].南京大学,2016.

[20]巩前文,穆向丽,谷树忠.扶贫产业开发新思路:打造跨区域扶贫产业区[J].农业现代化研究,2015,(09.

[21]韩江波,彭仁贤.产业升级的要素配置机理:亚洲案例[J].学习与实践,2011,(10.

注释:

1、一般情况下,初级要素通常包括简单劳动力、自然资源等,其中简单劳动力是指不(很少)需要投入专门技能的非技术(半技术)劳动力,而自然资源是指生产投入的海洋资源、水资源、土地等有形资源和地形条件、气候条件等无形资源;资本要素是指用于生产的资金、厂房、设备、材料等基本物质资源;高级要素一般包括技术、知识、制度、信息、关系、网络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