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双版纳傣族封建领主制的社会阶层与社区类型

作者:罗 阳  责任编辑:网络部  信息来源:《云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发布时间:2018-11-24  浏览次数: 285

【摘 要】西双版纳傣族封建领主制的社会阶层有贵族、自由民、农奴、家奴、宗教神职等5种,包含7个等级。等级社区主要有召庄社区、傣勐社区、滚很召社区。各等级社区的职能不同,并与各等级所属阶层相关。等级社区各阶层之间的差别明显。

【关键词】西双版纳傣族;领主制;阶层;等级社区


有关西双版纳傣族研究文献提出,在封建领主制度下,傣族的社会等级是贵族、召庄、傣勐、滚很召和寺奴,其中的滚很召中又分为领囡、冒宰、滚乃、朗乃和洪海5种人。另指出一个村是一个等级。文献中的等级划分含有阶层,是等级阶层。西双版纳傣族在1956年实行和平协商土地改革,废除封建土地制度之前,傣族社会成员,尤其是劳动者呈现出等级聚居,各聚居区有一定的地域界线,承担不同的社会职能,有不同的社区意识,形成为等级社区。本文试从社会分层的角度探讨傣族封建领主制度的社会阶层和等级的分类、阶层与等级社区的差别和关系,主要分析数量最多的傣勐和滚很召等级社区。

一、傣族社会阶层和等级社区的分类

封建领主制度的傣族社会成员分为不同的等级,归属不同的阶层。社区的等级与社会成员的等级基本对应。

(一)社会阶层与人身等级

傣族社会阶层和等级按土地的权限、政治权限、文化资源、人身依附关系可分为五个阶层:贵族、自由民、农奴、家奴、宗教神职。在前四个阶层中大至有五个等级:孟、翁、召庄、傣勐、滚很召。

贵族阶层是社会中地位最高的群体,占有领主直属土地,拥有地方的管理权,可统治其他阶层的人员。在贵族阶层内分为两个等级:孟和翁。

孟,又称“萨都”,孟在傣语的本意为人的头盖骨,引意是至高无上的人。孟是召片领的直系后代,除了继承召片领的职位外,还可担任一切重要职务,并在官衔中加“孟”。他们自称“孤”,尊称男性为“召孟”,女性为“召喃”。有土地的所有权。

翁,傣语亲属称“翁沙”,“翁”意指贵族的亲属。他们自称为“孤”,尊称为“召”(傣语,意为主人、官)。召片领的大臣从翁级选择,召勐(傣语“勐”,指地方)一级的领主,多数也从中产生。因此,孟和翁等级被称为“官种”。召勐占有和世袭领主直属土地。大臣占有与职位相应的官田,不能世袭。

自由民阶层,只有一个等级,在景洪称鲁郎道叭,在各勐(地方)称召庄,或鲁朗召、鲁昆。鲁郎道叭,傣语,意为翁的远亲子孙;召庄,鲁朗召,傣语,指召勐(官家)的亲戚。他们都是贵族的后裔,其中有部分人单独建寨,占有分与的土地。有些勐的召庄,自己可支配、自由处理所占有的土地。类似自由农民。该阶层和等级,本文使用“召庄”一词。

农奴阶层,占有和使用的土地类型有农奴份地,是以村寨为界的、村寨成员共同使用的土地,称寨公田。另有以家族共有的土地,称家族田。寨公田和家族田不许买卖。寨公田也是负担田,种此田要为领主贡赋。农奴为领主耕种领主的直属田,具体是波朗田、头人田。头人田主要是从寨公田中抽取。少数人有短期的私田,私田是在寨田地界内开垦,三年不交租,五年归入寨公田。农奴阶层只有一个等级称“傣勐”。傣勐,又称“傣本勐”、“滚勐”,傣语“滚”是人,“滚勐”意为本地人、土著、建寨最早的人。因此,农奴阶层也可称傣勐阶层。

家奴阶层,用傣语称为滚很召阶层。该阶层使用领主的部分直属地,或租种傣勐占有的寨公田。家奴阶层内又分不同的人,各勐的划分不一致,景洪的滚很召分领囡、洪海两种,勐海分领囡、冒宰、滚乃,勐遮分领囡、冒宰,有的勐只有一种,或领囡,或滚乃,有的勐无滚很召阶层。文献中,滚很召内的等级描述,存在各地名称相同的人,负担不同,不同的人,有部分负担相同。称谓与负担的等级界线不统一。这种现象很可能是,勐是相对独立的地方政权,其统治者召勐,可效仿召片领或自行设置家奴及其负担,如勐龙的召勐原无滚很召,看到召片领有,便将自己辖地内的几个傣勐寨降为滚很召,为他服劳役。但是,滚很召内的等级之间有地位差别。

咧囡,意为小民,比傣勐小。咧囡又分内咧囡(称“领囡乃”)和外咧囡(称“领囡诺”)。“前者更接近`,身份亦较高。勐海的内咧囡住在城子,担任`召勐的警卫;外咧囡住在城外,担任各种家内劳役;景洪的内咧囡,是召片领的家奴,而外咧囡则多是召龙帕萨(召片领的家臣官职,是内务财政总监,内议事庭庭长)的家奴。”

冒宰,是召的家奴,主要承担召的家内劳役。滚乃,是召的家奴,主要担任家内劳役。郎乃是召片领监控召勐的家奴,被安插在各勐建寨,以监视该勐的召勐,防范其造反。郎乃除了政治“耳目”的职责,还为召片领提供专业劳役和年贡。洪海,意为水上漂来的人。多半是外地逃荒人或战争俘虏,也有外地迁入者、无田地、无劳力等人。洪海一般没有份地,多种领主直属地或租其他等级者的地,为领主服各种卑贱劳役,社会地位最低。

宗教神职阶层是以宗教为职业或兼职者,包括巴利语系佛教的终生为僧者和傣族原始宗教的兼职祭师。该阶层中有的僧侣掌握傣文,个别还学会巴利文。懂傣文者是傣族文化的传播人。祭师是傣族初始文化的传承者。

寺奴“帕耗”直译是白和尚,他们的来自三种人:犯罪者,由佛寺代出罚款,全家沦为寺奴;借佛寺的钱,无力归还者;犯严重违反宗教法规者。寺奴为寺院或佛爷服役、种佛寺田等。另有专门为原始宗教活动服务的等级“波莫寨”。

(二)社会阶层与政治等级

按统治与被统治、管理和被管理分为统治阶层和被统治阶层。

统治阶层,主要有孟、翁等级。掌权者是傣族社会宣慰使和各勐的统治、管理机构的成员,即各级领主。傣语中有相应的词,称“召南召令”,字意为土地的所有者,引义是地方的统治者,指孟等级的召片领、孟、翁等级的召勐。

被统治阶层,主要是傣勐和滚很召等级。傣语称“卡召胚傣”,意为召片领的属民,被统治者。其次是召庄等级。召庄是个很特别的等级,作为召的后裔,当宣慰使无合适的高层官职人选时,可从召庄中寻找。但是,三代后的召庄就不能做官,成为平民。

作为被统治阶层的傣勐和滚很召,是分属于召片领或各召勐。如果离开原居住的勐,进入另一个勐,就归属进入地的召勐管辖。不能逃脱召片领或召勐的统治。如傣语形容“躲得过雨,躲不过天”。

傣语中有个与政治等级有关的词汇“卡召”,有研究者认为与“卡很”同义。实则不然。“卡很”中的“很”是家,“卡很”就是家奴。其所指的人群很窄,是住在召片领宫庭旁的小屋里,为召片领服家内劳役的人。“卡很”所住的房子不属于自己,无耕地,不从事农业生产,从召片领的官租中分一些口粮;可被买卖、陪嫁,也可赎身。勐遮称“卡很”为“滚很囡”。“卡召”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指“卡召胚傣”,狭义指“卡很”。

(三)等级社区及其分布

西双版纳傣族社区的等级与社会成员的等级基本相对应,即使是滚很召阶层内的领囡、冒宰、滚乃、郎目乃、洪海也各自建村寨。各等级的人杂居的社区极少,一般按一个等级或一种人居住一村寨。家奴并不完全住在领主家内,少数与领主共同居于一个村寨,绝大多数是从领主家旁迁出,到领主指定的地方建寨定居。

西双版纳有12个版纳30个勐。据1954年、1955年对8个版纳中的19个勐的初步调查,共有574寨,93.473人。其中,“傣勐”有283寨,53.525人,占总人口的57%;“滚很召”有250寨,34.680人,占总人口的37%;“召庄”有32寨,5.268人,占总人口的5%。另据12个版纳30个勐中26个勐的绝大多数傣族寨封建等级的统计,共有五个等级,647寨。其中,傣勐327寨,占总寨数的50.5%;滚很召291寨、占总寨数的45%;召庄18寨,占总寨数的2.8%。傣勐、滚很召、召庄三个等级在各勐的分布见下表。



从上表可知,不是每个勐都有召庄等级的社区,因召庄的人大多住在城子。勐级管理机构设在城子,城子是召勐及其家人和部分家奴、召庄等杂居地。凡是领主势力强的勐,家奴多,所建寨也多,如景洪、勐遮和景真。景洪不仅是召片领的居住地和直辖地,也是西双版纳最高行政机关所在地,领主势力最强,家奴也最多,建立了60个寨,是傣勐寨的3.5倍,是各勐中家奴等级数量最多的。

二、傣族社会被统治阶层与等级社区的职能

西双版纳傣族地区的封建领主社会的生产分两大部分,为维持整个社会运行的农业生产和为领主生活服务的农业生产。这两种社会活动有明显的阶层和等级分工,并且是以等级社区组织实施。为维持整个社会运行的农业生产由傣勐阶层及其等级社区负担,为领主生活服务的农业生产由建立村寨的滚很召阶层及其等级社区负担。被统治阶层的这种社会分工是建立在封建领主土地制度与农村公社基础之上,封建领主土地的性质决定生产和负担的性质,农村公社的耕地分配与管理,决定了生产的组织方式。领主土地制度把土地的所有权归最大的领主召片领,占有和使用权分为四种类型:第一种领主直属土地,其中分为召片领的辖地和耕田(宣慰田)、召勐的辖地和耕田(土司田),除了召片领和召勐之外,其他官员的官田(薪俸田),田随官职的变更而变,无官职就无田。第二种农奴份地(负担田)和家奴田,所有权是召片领。其中,农奴份地的占有和使用权是傣勐;以傣勐社区农村公社集体占有的形式管理和分配耕种,相对稳定。家奴田的占有和使用权是滚很召。第三种是宗教田,此类田的数量最少,占田地总量的比例很小。第四是召庄田,召庄世袭占有,可自由买卖。

农奴阶层的傣勐主要耕种负担田,种负担田一般不交官租,极个别交官租。负担分3种:为领主服劳役,承担社会公共事务,向封建王朝、国民党政府缴纳钱粮和捐税。为领主服劳役是代耕宣慰田、其他官田,为领主提供部分贡赋如礼金、礼物。“召片领(包括各勐的召勐)从诞生、满月、升和尚、结婚、建筑宫室到`登位,从出巡、`灵披勐(召片领祭部落神)”,以及大的佛教活动等,所举行的庆典经费和劳役,按户平均摊派。承担地方性的社会公共事务和村寨的公共事务,如修桥、修路、修水渠、战时服兵役、缴纳宣慰使司署的办公经费。这些负担按傣勐社区分配和组织实施。社区的成员轮流承担。傣勐社区的成员都要种负担田,完成前述的负担。农奴阶层的傣勐与领主的土地关系和人身依附关系表现不如滚很召阶层那样直接、明显。因为傣勐社区的负担田在占有和使用权上表现为集体所有,社区成员可按规定占有和使用,不能买卖,迁出寨子的人就是脱离了该社区,同时也失去占有、使用该社区负担田的权力。有研究者认为傣勐是最早建立农村公社的一群人,在家族公社时傣勐的公共田地是家族田,被保留到农村公社,在农村公社时期产生了寨公田;家族田尤其是寨田在封建领主经济中所在地权归召片领,可名称和使用方式依旧,本质已成为负担田;傣勐与领主的土地关系和人身依附是通过依附村社表现出来。据此,也可认为是间接、隐蔽的依附关系。

家奴阶层的滚很召,主要耕种官田交官租,种家奴田,为领主提供非农业性的专业劳役和家内劳役。家内劳役和专业劳役又细分,由滚很召等级内的五种人承担,一种人只做几种家内劳役,或只做一种专业劳役。同一种人的社区的成员都服同种劳役。具体操作是由社区组织,轮流派社区成员到领主家完成所负担的劳役。滚很召等级内的分工各地不完全一致。勐海、勐遮的“领囡”为召勐服的劳役有警卫和治安;冒宰是侍候召勐夫妇,如为主子做饭、端茶倒水、送洗脸洗脚水、提鞋等;“滚乃”做主子家的杂事、砍柴、割草、舂米、挑水等;景洪的“领囡”分内领囡和外领囡,前者为召片领做专业性劳役。

自由民阶层的召庄在历史上不承担封建负担和公共事务。“召庄”因是召片领、或召勐后裔,由召片领、或召勐分给土地以自食其力。有的住在召片领、或召勐居住的城子,有的到乡下建立村寨。在景洪,住城子的召庄为召片领做侍卫,在乡下建寨的召庄负责领主所居地的社会治安等,把过去做侍卫的差役改交实物相抵。在各勐,召庄自食其力,不为召勐服务。但是,随着年代推移,住在城外的召庄已变成平民,地位不如住城子的召庄,如傣谚语所比喻:“青菜长在园外就变成野菜。”

傣族社会成员的等级一般是世袭的,较少改变。等级的变化有3种,一是依据所种田地的属性而定,种负担田属傣勐,种家奴田是滚很召。如勐海的傣勐曼兴寨内有几户滚乃分不到“滚乃田”,改种寨公田,与傣勐承担共同的负担,等级上升,从滚乃变为傣勐。傣勐开垦或耕种领主的家奴田地,在约定的使用时期改变等级。如勐海的傣勐在召勐的“纳朗乃”地界开荒,建寨称曼回卓,约定五年内不交租,不出负担。五年后继续种这份田就要为召勐服劳役,等级也要变为“滚乃”。该寨人五年后仍然种这份田,于是等级变了,每天派人到召勐家舂米、挑水、砍柴、割马草等。后来因负担太重,向召勐提出不出负担,恢复傣勐等级,而且去服役的人在半路睡觉不到召勐家。召勐对怠工不满,收回大部分田,让该寨恢复傣勐等级。其二是与领主的人身关系而定。有召勐为傣勐社区交罚款、召勐指定傣勐为自己服役和召勐战败将傣勐社区作赔偿,使傣勐等级下降的情况。召勐代傣勐社区出罚款,使傣勐社区的等级下降的,如勐遮的曼刚和曼根原是傣勐寨,因请汉族工人来修水沟,为付工钱之事双方发生争执和斗殴,打死汉人受罚20千克银子,两寨付不出,向土司求助,土司提出的条件是可代付罚款,但是该寨的人要成为他的家奴,该寨同意。土司太太代交罚款,两寨从傣勐降为“冒宰”,按户轮流到土司家服役,为土司带小孩、洗衣服、扫地、煮饭、舂米等。勐笼的召勐指定5个傣勐寨为其服役,等级降为领囡。勐遮的召勐与召片领交战失败,将三个傣勐寨赔偿给召片领,成为滚很召寨,后来召片领的女儿与勐遮的召勐成婚,召片领把这三寨作陪嫁,这三寨又成了为召勐夫人服役的“冒宰”。另在滚很召阶层内的也有等级下降。如景洪的曼广妹寨,原来是领囡等级,因该寨的一个头人偷了召片领大臣的钱,该大臣向该寨要这笔钱,寨子的人们又向头人要,头人躲藏在召片领家三年,后被召片领保出,并给一些田,让其建新寨。但是,等级由领囡降为“洪海”。第三是因婚姻关系而使子女的等级改变。只有孟级的女子与翁级的男子结婚,所生子女按母亲等级计为孟级,其他等级的婚姻所生子女按父系等级计。如傣勐及其以下等级的女子与召庄等级的男子成婚,所生子女为召庄,召庄的女子与低于其等级的男子结婚,所生子女等级依照父亲。

三、等级社区的差别和关系

西双版纳傣族等级社区存在的差别有阶层之间的差别和阶层内的差别。首先是阶层的差别,表现为阶层之间的等级由高到低为召庄、傣勐、滚很召;阶层内的差别有同一阶层内各等级社区之间的负担不同、同一阶层同一等级的社区有内外之分,表现为召庄和滚很召各等级社区的内外之分。西双版纳傣族等级社区差别的内容有政治地位、经济地位、社会地位、婚姻等。

政治地位上的差别是任职与等级相连,一些政治活动的主持人由特定的等级者充当。召庄等级的人只任傣勐的“波郎”(是领主家臣官职的名称,代表领主或领主制机构管理一定的辖区)。代表召勐管理傣勐社区,不任其他等级的波郎。社区头人的等级由高到低为帕雅、乍、先,一般从低级任起,逐步升级。各等级社区的头人由本社区的人担任,但是,因等级不同,初任职级不一定是最低级。召庄等级的人当头人从“乍”开始,称呼时,“乍”前要加“召”,为“召乍”。召庄只任本等级社区的头人,不任比他等级低的社区的头人。勐政权的议事庭庭长召贯职位只能由召庄等级者任。等级不同的社区,所设头人的职级有别。傣勐的每个寨子都有“帕雅”,当头人从最低一级起,逐级提升,不得越级。滚很召中的冒宰当头人只能当最低的一级“先”,要几个寨子才设一个“帕雅”;召勐每年封头人时,选在巴利语系佛教节日入雨安居(傣语称“毫洼沙”)时封傣勐社区的,三个月后的出雨安居(傣语称“敖洼沙”)封滚很召社区的。

经济地位的差别是耕种的田地来源不同而有不同的权限。傣勐和滚很召对占有的土地只有使用权和出租权,无出售权。召庄的土地虽然也是召片领、或召勐赐予,却有使用权、出租权和出售权。鲁郎道叭主要占有波朗田,但是所种领主的田,不能私人固定占有,归全寨公共占有。在滚很召内部,内外咧囡的土地占有区别。内咧囡主要占有波朗田,另有一定数量的寨田、头人田和私田。外咧囡占有波朗田,一般无寨田、头人田和私田。私田是开荒的头三年由开荒者拥有,三年后要交官租,或向傣勐寨交地租(经傣勐充许,在傣勐占有地界开荒的田)。洪海只有少量的宣慰田和波朗田,无头人田,一般向傣勐或咧囡等级的社区租入土地。占有土地的主要是由本地人形成的内洪海,外洪海绝大多数无田地。

傣族等级社区之间耕地的租赁主要发生在傣勐与滚很召阶层内的各社区之间。就整体而言,傣勐社区占有的田地大于滚很召,个别滚很召社区占有的田地大于相邻的傣勐社区。不论等级,田地多的寨可租给田地少的寨或个人,收取租谷。傣勐出租有两种方式:其一是集体出租,以社区的名义租给其他等级的社区成员;其二,以个人的名义出租。常以集体出租为主。傣勐田地出租伴随着负担转移,承租寨要分担出租寨的负担。傣勐社区出租田地除了收实物谷租以外,还有其他劳役,如让承租的滚很召社区的成员为傣勐社区的头人做工、为傣勐社区的成员建房、婚丧等活动打杂。

傣族等级社区的社会地位方面的差异有称谓、礼节、婚姻等。召庄等级的人从小就可称“召”或“翁”,傣勐和滚很召等级者不能用这两个称谓。召庄、傣勐和滚很召三个等级的人相聚集,召庄坐上座,即使是普通的召庄人,也要坐在傣勐和滚很召的“帕雅”之上。傣勐、滚很召等级的人不能正视召庄等级的人。召庄等级的人可穿绸缎、佩金饰,傣勐和滚很召等级不能。传统婚姻观念认为,召庄等级的女子与傣勐、滚很召等级之间通婚是不合法的。约在1940年前,有极个别的傣勐男子与召庄等级的女子成婚,但是,要交高于平常数倍的身价费,以示获得与高等级女子生活的资格,可是等级并未上升。傣勐等级一般不准本等级的女子与滚很召等级通婚,只许本等级的男子娶滚很召的女子,婚后,该女子的等级不变,生下的儿子归傣勐等级。有的地区,因滚很召是召勐的家奴而得到照顾,其等级的女性身价反而比傣勐的高些。


参考文献:

[1]曹成章.傣族农奴制和宗教婚姻[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6.

[2]云南省编辑委员会.傣族社会历史调查[A].民族问题五种丛书[C].昆明:云南民族出版社,1983.

[3]马曜,缪鸾和.西双版纳份地制与西周井田制比较研究[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1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