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期农村公共池塘资源治理的集体行动分析

作者:杜焱强 刘平养 包存宽  责任编辑:网络部  信息来源:《探索与争鸣》2018年第3期  发布时间:2018-10-06  浏览次数: 9491

 要】快速城市化背景下农村公共事物的治理问题,是乡村振兴战略不容忽视的部分。当前我国农村社会正处于转型发展的新时期,农村公共事务治理面临的挑战尤为严峻。本文针对一起农村公共池塘资源过度采集引发的集体行动案例,尝试性构建一个多场域分析框架,分析在青壮年男性群体缺位的情景下,留守妇女群体应对农村公共池塘资源治理问题的动员机制、策略应用和社会影响。研究发现,空心化背景下公共事务治理并非走向衰败,留守群体也可参与其中,但需要满足内部和外部的条件,不同动员机制与策略促使集体行动实现,其行动较为复杂且多样化。

【关键词】公共池塘资源;集体行动;空心化;多场域;基层治理


受我国快速城市化及工业化进程影响,农村社会正处于深刻转型的新时期,农村地区的社会经济和治理结构也发生了改革。一方面,大量农民工向城市转移,出现了农村社会空心化、人口老龄化和女性化等新趋势;另一方面,伴随公共资源价值凸显及基层治理体系的重构,各领域集体行动逐渐成为社会治理的难点问题。在农村空心化的背景下如何应对公共资源引发的矛盾?是否会生成集体行动来管理,对农村治理又有何种启示?系统回答该系列问题,对于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完善基层治理体系和实现乡村振兴宏旨具有重要的理论与实践意义。

集体行动是近年来农村社会管理研究的热点问题之一,现有研究侧重其行动的动员结构、策略和话语等方面,涉及自我权利、政治选举、土地及环境等议题。总之,已有研究较多基于农村稳定结构研究各领域集体行为何以可能,并形成了具有中国特定经验的解释框架。然而,当前农村空心化严重且社会结构正处于动态转型之中,基于此分析留守群体如何治理农村公共事务问题尚少;况且诸多学者认为农村集体行动需结合其作用的区域场景及动态历程,才能更好把握动员机制及其逻辑,脱离其事件情景而笼统概括集体行为有失偏颇。换而言之,现有研究对农村社会转型的动态情景下集体行动关注不够,如农村社会正面临着空心化对公共事务治理构成强大的约束条件。

伴随着农村社会结构的显著变化,公共池塘资源治理已悄然成为一个新难题。虽然奥斯特罗姆设计的自治理模式可解决公共资源集体行动问题,但该假设是处于封闭的和同质性较强的社会,与前我国农村人口流动性等引发社区开放和成员异质等因素并非匹配,且诸多研究认为劳动力外流必然导致农村公共事物治理的衰败,难道留守群体不能参与其中并弥补原有功能缺位?此外,国内集体行动研究偏于西方理论运用和构建本土经验,对留守群体与公共池塘之间的逻辑关系等关注不多。基于此,本文选取一起农村河床采砂纠纷引起的留守妇女集体行动,引人多场域视角,结合空心化社会背景,以展现出公共池塘资源治理的概貌。

一、案例呈现及分析逻辑

(一)选点依据

本文选择湖北Y村一个采砂纠纷作为典型案例,以探索留守妇女参与公共池塘资源管理问题:一方面,Y村所在的湖北省是我国最大的劳动力外迁省份,集中体现了农村严重的空心化问题,留守妇女被动成为农村社会的主体,具有典型性与代表性。另一方面,Y村有丰富的河砂资源,围绕其过度开采问题产生了纠纷且留守妇女参与整个过程,并最终解决冲突、保护了河砂资源。

根据研究对象特点及议题,我们采用过程—事件分析的分析方法,对Y村展开了长期的田野调查;收集了留守妇女集体行动相关的各种官方文件、合同协议、收款收据和民事诉讼裁定书等资料,并对相关的留守妇女、村干部和村民组长、采砂业主及政府官员等群体深入进行访谈。

(二)采砂纠纷引发行动过程

Y村位于湖北省南部,是典型的中部省份空心化村落。全村共有28个村民小组、4122人,外出务工现象极为严重,留守妇女已成为生产生活的主力。例如D组共有119人,其中留守42人(农业生产及家庭赡养逐渐女性为主),且地理位置临近大河,砂资源丰富但长期未开发利用。2008121日,老板LD组村民签订协议并取得该组河床段河沙开采经营权,承包期限为4年。随着河砂价格逐年上涨,L过度开采造成河滩乱石垒空、危及河堤安全,进而导致地下水干涸,房屋地基受损。然而,过度采集现象并未引起D组村民的非议,甚至协议到期也没任何一个村民制止。直到20141月,小组长F召开村民代表大会但未得到村民积极响应,大众对该事件不关心且不配合组长行为。

2014525日,老板C看中河砂资源利润,主动与村民小组长F接洽并意愿出高价接手,由此组民一致同意并迅速签订了协议。但L自恃势力大,不肯退出,并与C及留守妇女发生多次纠纷。后续妇女们得知小组长F曾经收受L的好处,于是改选女性X为新小组长。为迫使L重新进行合同的谈判,妇女们冒深水围堵采砂船,持续要求村委会介人。后续村委和县水利局现场勘查发现其采砂利用不会影响农民房屋问题,且劝说L暂停采砂行为。

L认为D组男性外流及资源界限模糊,其开采方式更为蛮横无理,由此村民只好选择法律武器,聘请律师并向县人民法院起诉,由于主体不符导致败诉。C觉得成功无望,终止了协议并退出该事件。L变成昼夜24时开采,甚至要求D组赔偿采砂损失。在失去外界支持的情况下,妇女们再次采取法律的武器,各户主动缴纳50元,重新聘请律师,向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由于砂石资源属性的复杂性,加上前小组长的最初一系列不恰当的做法,使法院最终没有支持村民的诉求。在采取多种策略未有结果情况下,D组妇女们继续等待新的机会,并成立了砂资源保护的小分队。20153月,妇女们将检举材料和照片递交至巡视组。最终L被禁止采砂且向村民道歉。留守妇女通过持之以恒的集体行动保护了家园,使农村公共池塘资源过度采集问题得以解决。

(三)本文的分析逻辑

本案例中,针对砂资源过度采集事件,留守妇女从起初的未参与到主动参与,存在明显的阶段性。那么,结合过程—事件分析,该如何解释妇女在砂资源管理中动态过程和阶段特征,并揭示案例的特殊性及其背后积极作用、新时期农村治理启示等诸多问题?

布迪厄认为只有直接进人到某个情景中去观察行为发生,才能真正了解驱动因素及行动意义,因此提出场域概念来揭示事件得以产生或转化的机制逻辑,即场域是构成社会大世界的小世界,各场域都有自身逻辑和客观关系,多场域就构成了一个社会大世界或事件运作过程。具体而言,场域是一个相对独立的社会空间和充满斗争的过程:独立性是各场域相互区别与赖以依存的标志,充满斗争意味着场域在不同情景下是动态变化而不是静止的。由于农村社会空心化的大场景,事件动态及多样性也相对应即时情景且影响行动者行为,恰好为布迪厄的场域概念在集体行动运用提供了窗口与契机。

因此,本文基于集体行动理论与场域概念,首先考察各场域中公共池塘资源集体行动何以可能及其行动主体策略选择;其次探讨该类型群体在行动中所具特征、所产生的影响及现实意义;最后试图结合案例构建一个行动框架。另外,本文所述集体行动是指行动主体依据不同动员机制且采取不同行动策略而导致的集体行为,且由各场域动态性构成一个整体性参与治理。

二、公共池塘治理中集体行动的何以可能

(一)初期:行动困境

农村公共池塘资源治理依赖制度供给、可信承诺及相互监督等内外部条件,但在该案例起初阶段都较为缺失。依据应星的草根理论,其中组长F可称为基层草根,按其逻辑应有集体行动但是动员失败。调研显示,留守妇女未被动员成因复杂,一是因为草根缺乏威望。妇女群体认为有能力的男性都选择外出务工,留守组长F经济水平、关系网络和个人权威等无法获得大众认可。二是妇女们自认在资源、话语权和文化水平上与肇事者相比,处于相对弱势地位;妇女沉默是依据其场域的特征而进行理性判断。男性精英外流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共同体的内聚力和妇女依赖性,进而弱化该群体参与意识或增加集体行动风险。

另一方面,公共池塘资源属于典型区域公共物品,农村体制变迁与人口流动等瓦解了原有传统自主治理模式,再加上农村基层治理日趋碎片化及水平薄弱,进一步加剧公共资源治理的集体行动困境。正因个体理性、治理能力较弱和公共物品等因素交织,留守妇女选择沉默作为当时最为有利方式。总之,在农村劳动力流出的场域中人力资本和社会资本存量减少,妇女处于弱势地位,两类场域相互嵌入导致了集体沉默,但其集体行动问题依旧处于蓄积和张力的状态。

(二)中期:被动配合

在沉默许久之后,为何参与治理,集体行动何以可能及如何转化?在麦卡锡看来,资源缺乏和潜在威胁风险等因素阻碍集体行动发生,要使行动生成并成功,必须得到外界资源的广泛而持续的支持,其中资源包括经济、社会关系和心理认同等。而该案例中为满足妇女利益的需求(积极参与就会得到相应的经济报酬)而更多采用经济激励,理性自利的个体会参考其资源总量而参与其中,既满足自我利益也尽可能保护砂资源。另外L采取的低价合同、栽赃陷害和贿赂代表等一系列坏人策略,与C的行为产生强烈对比,进而促使剥夺感升级,即剥夺感是与其他个体(群体)参照相比而形成主观上的感知,其强弱与社会抗争成正比,案例中相对剥夺感推动集体行动升级。

在外界力量介入的场域中,外部资源的持续供给弥补了男性的缺席,而相对剥夺感的内在感知不断推动事件的升级。内外部条件构成即时的场域情景,留守妇女的一切非理性与理性行为都是在被组织的框架下进行。在众多集体行动研究中不同动员机制分别成为社会运动相对独立的解释框架;但现实中,两者往往是共同作用及耦合,本案例亦如此,即相对剥夺感和经济利益共同推动事件进展,资源动员对相对剥夺感的塑造。该过程留守妇女虽处于配合状态,但逐渐意识到砂资源价值和过度采集危害,并认识自身发声、监督等参与作用。

(三)后期:主动参与

集体参与者并非都是理性的,情感(怨、气、怒等)等因素有利于将异质性群体加以聚集。虽然当前农村原子化和分散化严重,但安土重迁和乡土家园等归属感在短期内难以消除且依旧具备其独特作用。在未参与和被动配合过程中,L的行为策略等让留守妇女感受不公平和,过度采集威胁生产生活等即时情境导致无处可发状态而达到引爆点。Lisa Baldez认为引爆点是集体行动的关键节点,极易受到情感影响从而催化集体行动形成。藉此观点反观留守妇女行为,引爆点主要有二:一是L在妇女反对以后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进行24小时开采。妇女群体基本的尊严感被践踏,维护自己、保护家园的意识逐渐上升为群体性意识,各异质性主体形成同质性群体情感。二是L反咬赔偿直接威胁到妇女们的现实利益,也是促成引爆点的重要因素。赔偿损失、砂资源价值及过度采集危害等迫使妇女群体依旧具有理性的计算,由此选择主动行动而不是被动参与。

在主动参与的场域中,农村空心化的大背景并没有改变,也未有外部资源的输入,但妇女群体已通过前期的参与经历,累积了大量行动策略和行为逻辑。砂资源价值、家园情感、群体信任等内部条件都为群体行动奠定基础;而过度采集以及赔偿损失等外部因素在此场域发挥重要作用。内外因素的共同作用改变了留守妇女对自身劣势的认识和对外部资源的依赖,进而自发组织形成有序的系统性过程。一旦独立的个体行为转换成集体行为,那么群体成员间的异质性将被同质化,极易在无意识的情感心理支配下采取一致性逻辑。

三、公共池塘治理中行动主体的特征、影响及框架

(一)留守妇女群体的行动特征

诸多研究认为劳动力外流必然导致农村公共事务治理的衰败,但通过本案例发现,留守群体同样可以产生集体行为,并且对公共池塘资源加以管理甚至主导,只不过其行动策略和管理方式是在不同场域下动态变化及调整(见表1)。

参与策略都相对灵活且属于法律允许的利益表达方式,并且尽量构建一个有利于自身环境。一是和平化的策略运用。在其他研究中,男性一般采取暴力恐吓、收买瓦解等策略,而本案例留守妇女明显倾向平缓手段,例如妇女,在此情景下却体现其强势一面,更是其利益诉求的重要武器。二是链条式的动态演化。妇女遵循着内部解决—寻求调解—寄托上访—诉诸法律的系统策略链,呈现一个去政治化的有序地链条式递进过程,制度外的集体行动合法性困境影响该群体策略演化。三是多元化的策略集合。蓄意破坏,村委调解、打官司和砂资源保护小分队等方式构成策略选择集合,也是相互交叉在一个连续谱中并共同作用事件转向,并没有明显的分割和单一化。

留守妇女也能成功参与农村公共池塘资源治理,其优劣势都比较明显。与其他类型群体的集体行动相比,女性在动力、策略与效果存在不同之处:获取资源机会、性别分工和传统文化等限制了妇女参与农村公共事务,其经验缺乏等客观劣势难以在短期内消除,且农村空心化更有可能加剧公共物品产权不明晰及集体行动困境。然而,妇女丰富的情感、沟通方式,学习能力和爆发潜力等独特优势,是该群体利益表达和参与治理的重要武器,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发生暴力性的冲突对抗,且为公共事务治理提供更好的参与途径。优劣势相辅相成及互相作用,从而促成该群体在参与砂资源冲突中具有后发性、成长性和灵活性等特点。




(二)集体行动对个体及农村社区的影响

人口外流背景下农村公共资源治理问题面临严峻挑战,与传统认知有所不同(妇女参与农村公共活动被认为不适当或不必要),妇女参与意识及保护家园可逐渐成长甚至弥补原有治理主体的缺位,且对个体及农村产生积极作用。

首先,留守妇女在意识和行动上发生显著转变。对于产权不明晰的公共池塘资源,参与治理及保护家园意识随着事件推进而逐渐被强化,该群体认识到自身参与作用并通过不断的自我学习;到集体行动后期,部分妇女已表态砂资源不需转让开发,自身也可进行管理和利用;一些妇女甚至认为,应当把有限的砂资源保护起来。进而言之,其行为从原子化和分散化走向内部合作和信任,在参与过程中累积了大量行动经验,参与信心也逐渐增强,甚至遭遇挫折之后还依旧等待机会,该系列行为转变对后续农村治理具有关键性作用。

其次,留守群体的集体行动为当前农村公共事务治理提供了一种新思路。在传统意义上诸多农村公共事物由农村男性精英管理,转型期该群体大量外流导致传统制约方式的退场,而与新时期相适应的公共资源治理的制度安排未建构并出场,与之同时其信息不对称、公共资源量大面广等极易导致政府集中管理的缺场。由此,劳动力外流情景下需留守妇女积极参与农村基层治理,现实也证明留守妇女能在公共池塘资源治理中发挥关键作用。总之,留守妇女群体在一定条件下可弥补传统男性群体的空场问题,这也为乡村振兴战略提供了有利条件,进一步为构建乡村治理新体系建设提供了思路和借鉴。

(三)农村公共池塘治理的集体行动解释框架

现有的集体行动解释框架中结构主义、功利主义和建构主义,都难以单独从某个框架来剖析案例中留守妇女三个不同的场域。具体而言,资源动员、相对剥夺感和群体情感促使从行动困境到主动参与,空间形态、资源介人和群体情感爆发穿针引线公共池塘资源治理过程(见图1)。那么,对于流动性较强且前后行动转变明显的集体行动案例该如何去分析?

在前文阐释的分析逻辑、过程与结果的基础上,本文构建一个多场域分析框架,尝试为新时期农村集体行动提供更为匹配的逻辑解释。相比其他研究的集体行动而言,案例中妇女行动更具波折性与多样性,从沉默到主动参与并非简单且一触即发的,而需经历不同阶段的积累、酝酿与爆发;同时三个场域中动员结构和策略选择等都是相对变化,并不是被固化或结构化。换言之,在事件发展的不同场域中,都有不同的场景并影响社会群体的意识与行为,其背景或节点都有可能成为核心变量或诱因。由此,在分析具有较强的动态性集体行动案例时,不能简单机械地运用某种框架或动员结构去诠释其行动逻辑,特别涉及某群体动员方式及策略具多样化及不稳定性时,更需依据其场景的关键点或核心变量分析集体行为发生的原因及连续关系,即一个场域(动员机制、行动策略)——另一场域(动员机制、行动策略)的多场域研究范式。实际上,多场域分析框架其内在逻辑是依据事件的动态特点从不同场景分析集体行动何以何能,各场域重叠和共振最终决定集体行动产生与发展,所有外部力量通过场域的独特形式作用行动者本身,无论是个体理性、情感心理还是身份认同等逻辑,各自都凝练出不同场域或局部内容。

诚然,本文只是针对留守妇女特殊群体及个案分析,然而场域作为构成集体行动的片段情景及内在表现的共性,在一定程度上能为其他集体行动提供分析的普适性与适用性,也对研究本土的留守群体行动具有借鉴意义。无论是基于宏观分析结构主义或微观的建构主义,还是单一动员机制框架下多种行动策略抑或针对其他特殊群体,多场域可作为其有效融合的分析框架。




四、结论

本文构建了基于多场域视角的集体行动分析框架,针对留守妇女参与农村公共池塘资源治理的过程,探索其动态变化、驱动因素及积极作用,对基层治理体系具有重要现实意义。综合上述研究,得出以下三点启示:

第一,空心化背景下留守妇女也能参与公共事物治理,但其行动及动力源极为复杂且多样。资源介入、相对剥夺感、群体情感的累积及爆发等不同动员机制与策略促使集体行动生成,外部动员和内部成长同时存在且相互作用。并非空心化必然导致农村公共事物治理的衰变,在满足一定内部和外部的条件下,留守群体(尤其是妇女)可通过集体行动可弥补其弱治理,甚至会提高基层治理水平而填补人口外流的功能缺位。

第二,多场域可作为一个尝试性解释集体行动的分析框架。农村社会快速转型使得集体行动较为复杂且多样,因而亟需关注其事件动态性与流动性所变现出不同图景及对应相应的场域,这也为空心化背景下研究基层治理体系提供一种有益的思路范式。多场域行动框架意味着各场域之间重叠和共振最终决定集体行动发展与走向,不能简单基于某个动员框架去单一解释。

第三,乡村振兴过程中不可忽视农村公共事物治理危机问题。在农村社会结构和治理体系急剧变迁背景下,河砂、农田水利、生态环境等农村公共事物治理面临巨大挑战并隐含诸多冲突张力。如何应对农村公共事务治理困境,并将国际前沿的理论与国内基层治理的鲜活案例有效结合,已成为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和乡村振兴中亟需面对的议题,更是必威体育bway公共事务良治的基本取向。

不可否认,本文只是个案缩影,探讨公共池塘资源治理中留守妇女集体行动的动力机制及其影响。当前农村社会正处转型发展加速期,因不同领域所引发的集体行动尤其多元及复杂,各地区乡土文化、发展水平与自治能力差异甚大。由此,未来研究需结合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大背景,通过不同案例类比寻找理论的普适性和经验的推广性,以助于完善基层治理体系和实施乡村振兴战略。


注释:

[1]基金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基于全生命周期成本的中国东部发达地区农村生活污水处理方案选择(编号:41201589);清华大学必威体育bway研究院资助项目(编号:201703

作者:杜焱强,复旦大学环境系博士研究生;刘平养(通讯作者),复旦大学环境系副教授;包存宽,复旦大学环境系教授、所长,上海20043

[2]付翠莲.基于利益表达的农民集体行动——以闽西北J县的林权纠纷为例[J].中国行政管理,20138.

[3][法]布迪厄.文化资本与社会炼金术[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7.

[4]邓燕华.村庄合并、村委会选举与农村集体行动[J].管理世界,20122.

[5]郭剑鸣.开放性公共池塘资源治理中的集体行动机制——基于浙江永嘉县楠溪江渔业资源三种承包制的比较研究.[J].中国行政管理,20093.

[6]郑谦.相对剥夺感塑造与资源动员耦合下的社会抗争分析[J].公共管理学报,2015121.

[7]刘能.当代中国集体行动的几点理论思考——建立在经验案例上的观察[J].开放时代,20083.

[8]高瑞,王亚华,陈春良.劳动力外流与农村公共事务治理[J].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16262.

[9]杨继涛.知识、策略及权力关系再生产——对鲁西南某景区开发引起的社会冲突的分析[J],社会.20055.

[10]王国勤.当前中国集体行动研究述评[J].学术界,20075.

[11]徐林,宋程成,王诗宗.农村基层治理中的多重社会网络[J].中国社会科学,20171.